公司新闻

由深圳前首富之子创立「加立生科」拟港股上市产品仍未商业化|IPO见

  1月31日,加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加立生科”)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,拟于港交所主板上市。招股书显示,加立生科此次上市的联席保荐人为农银国际、宝新金融。

  加立生科创始人为林帝邦、陈献,前者现任加立生科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、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,后者现任加立生科执行董事、首席科学官,二人分别通过Cali Nova和Cali Trading持有加立生科58.80%和30.29%的股份。加立生科执行董事、首席执行官陈柏州通过Cali Sigma持有公司1.82%的股份。

  加立生科看似平平无奇,实际上,其创始人林帝邦出身不凡。招股书显示,其父为立业集团实控人、有着“深圳前首富”之称的林立。

  2021年最新的《胡润百富榜》上,因投资深发展、中国平安、微众银行、深创投等著名企业被外界所知晓的林立,以81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排行第61位,其作为实控人的立业集团旗下拥有华林证券、华鼎投资、京城房地产、等上百家子公司,涉及化工、地产、金融、能源、餐饮、医药等多个领域。

  招股书显示,林帝邦本人于2009年7月取得高中文凭,自2013年起于多家金融机构担任管理职务,包括立业制药股份有限公司、山西立业制药有限公司、深圳市鸿邦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、华林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及华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。

  加立生科是一家生物科技公司,其产品管线侧重于非阿片类术后疼痛管理、消炎疼痛控制、及镇静。

  CPL-01(罗哌卡因长效缓释注射制剂),公司核心产品。其目标适应症为围手术期术后长效镇痛,减少阿片类药物的使用、安全性更高。其在伤口缝合时直接注射到手术部位,而无需泵或PCA。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, CPL-01正在进行IIb期临床试验。

  CPL-05(美洛昔康长效缓释制剂),一款用于局部镇痛消炎的长效NSAID,具有缓释、长效、安全性高的特点。 NSAID同时具备抗炎和镇痛两大作用,应用场景广泛。

  CPL-07(阿法沙龙静脉注射液),一种神经活性类固醇剂,不含Cremophor EL(在先前的化合物中与过敏反应有关的制剂载体),作为静脉全身及镇静的候选药物,预期将显著改善产品安全性问题。

  公司所处的新药行业,受近年生物科技发展及生物科技公司冒起推动,预计全球市场将自2020年起增长至2025年的12059亿美元,复合年增长率为6.3%。

  而术后镇痛药物市场,预计全球市场规模也将于2025年及2030年分别达到202亿美元及288亿美元,对应5年间的复合年增长率分别为5.3%、7.4%。

  受惠于持续颁布新政策及市场教育成熟,预期改良型新药的数目将会增加,且预期中国改良型新药市场未来会出现指数级增长。术后镇痛药市场方面,预计市场的采用量也将增加,并于未来数年推动全球术后镇痛药物市场发展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公司的控股股东林帝邦,却仅有高中学历水平。那么,加立生科作为一家生物科技公司,背后是否另有何高人呢?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公司另一位创始人——59岁的陈献。

  2003年,陈献创立了配方开发CRO/CMO制药公司Latitude。2016年,陈献计划在潜在投资者的支持下开发CPL产品组合。

  当时,他结识了林帝邦,二人一拍即合,决定在技术平台合作开发CPL产品组合。9月,陈献与林帝邦共同创立加立美国(目前为加立生科的主要营运附属公司),同时Latitude转让CPL-01及CPL-05予加立美国,并为领先的配方开发CRO/CMO,提供创新药物配方开发服务。此后,Latitude又于2021年5月转让CPL-07予加立美国。

  仔细梳理加立生科的历史可以发现,自2016年开始,Latitude便先后将CPL-01、CPL-05、CPL-07转让给了加立生科,这三种药物正是前文所述的加立生科的主要产品。

  然而,双方合作创办加立生科后,Latitude并未成为加立生科的子公司。招股书称,加立生科与Latitude于2016年9月也就是公司创办的当月签署独家许可协议,Latitude授予加立生科使用其若干专利及专有技术,但前提是每款新药的选择必须经过Latitude批准,并由加立生科独立承担成本费用,而且每款新药的配方开发必须分包给Latitude。

  这就意味着,尽管非控股股东,全资拥有Latitude的陈献作为首席科学官,还是捏住了加立生科这家创新药企的“命门”,其本人也正是加立生科的“幕后高人”。

  然而,截至招股书披露时,加立生科尚未有产品获得商业销售批准,公司亦未通过产品销售产生任何收入。

  招股书称,公司正计划建立内部商业化能力。为准备未来将获批产品的销售,公司拟物色专门从事科、骨科及妇产科等的若干医院、诊所及医生,并亲自考察场地及拜访医生以进行上市前联络。

  2020年度以及2021年前三季度,加立生科分别录得净亏损2507.7万元及4454.2万元,主要是研发成本及行政开支所致。

  2020年度以及2021年前三季度,加立生科的研发开支分别为1978.9万元和2853.8万元,其中核心产品CPL-01的研发开支分别占97%、97%,行政开支分别为486.0万元和688.5万元。2021年前三季度的研发开支,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70.39%。

  截至2021年9月30日,加立生科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3409.6万元。相对于亏损数额而言,加立生科几乎处于捉襟见肘的局面。

  招股书显示,公司于2021年10月15日以1.21亿港元的代价发行予TWVC Vanquis 9090.9万股的股份,从而公司经调整综合有形资产净值将增加9863.9万元,公司短时间内资金紧缺的局面得到缓解。

  燃眉之急解决了,然而待产品正式商业化后,公司又将面临怎样的局面呢?或许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答案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bob综合官网登录-bob综合app下载